鹤山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骀荡暗涌那一把江边野蒿

2019/11/10 来源:鹤山汽车网

导读

片中的男子,为本文作者,剪辑较仓促,见谅……春风不是软绵绵,春风是虎躯一震,咧嘴就笑。震得山河解冻,笑得柳枝招摇;震得虫鸣草长,笑得野蔬

片中的男子,为本文作者,剪辑较仓促,见谅……

春风不是软绵绵,春风是虎躯一震,咧嘴就笑。震得山河解冻,笑得柳枝招摇;震得虫鸣草长,笑得野蔬茂盛。

一年四季,物候变换。而3春之季,最受人爱好,此时的江南野菜,也最容易让人们吃得到春季。

骀荡暗涌那一把江边野蒿

春江水暖的诗歌。

江南野蔬之中,农历二月在江滩边生长发芽的蒌蒿是当仁不让的最大占比者。听我父亲讲,旧年蒌蒿(亦称芦蒿)多是野生于江滩的芦苇当中,农人们在早春之季采摘出来,然后用大的麻袋装成一大包,然后焖住,往上淋水。

这样一来,水生的芦蒿的原来叶子和根茎开始受潮腐烂,但是根茎上由于受了水,因此在黑暗无风的小环境里,还拼尽努力地生长出一小截嫩芽出来。那时的人们会把这些嫩芽掐来做菜。香味馥郁而根茎无渣。

骀荡暗涌那一把江边野蒿

我就纳了闷了,到底是谁想起来这么吃的?问完这个问题,八卦洲上芦蒿大棚里的本地老太太笑了。

她说,其实江边的风是很利害的,芦蒿的芽长出来的时候,摘来直接吃,还是会觉得很粗,有渣,但是香味很强。焖过的芦根是新长出来,幼嫩而香气不减。

这智慧到底是食欲驱动的,还是寻求美好生活的强烈欲望呢……简直妙不可言。

骀荡暗涌那一把江边野蒿

芦蒿生长迅速,时令极短,农谚说到:二月芦,三月蒿,四月割了当柴烧。逐步人们开始想要延伸供应时间,于是,一步一步将江边野生的芦蒿通过选种育种,衍生成为整齐码放商品性质更强的伏秋青白蒿、青蒿、红蒿和白蒿等品种。

在著名的芦蒿种植地,南京八卦洲,芦蒿种植大户吴先生跟我们讲述了他们惨淡经营20多年的历程。经过一系列的选育,现在,从移栽到选种到灌溉,吴先生和他的合作社成员让已吃不到焖芽根的现代人,可以吃的到浓郁香气的红蒿、白蒿、青蒿和最普遍的青白蒿。

芦蒿最常见的做法是和茶干清炒,我的建议却是不加配菜地清炒。

在早春之季,在市面上买最贵的红蒿或香气馥郁的青蒿来,摘寸段,放少盐抓码,大锅热油爆炒而成。吃的时候,清茶一杯,大筷满口,肆意咀嚼,满口清香可见,使人徐徐。

今人古人都爱这春季,我看了好久的资料,总觉得很多人描写春风的时候并没有讲到早春的风,总觉得他们说的那些春风的样子,和我这次在长江大堤上吹到的春风不同。

直到我看到这个词:骀荡。春风骀荡。我心里就想,对了,就是这样。南朝齐谢眺《直中书省》诗:朋情以郁陶春物方骀荡。

骀,是跑得慢的马。骀荡,缓缓成群的飘移过来,渐渐的,带着解冻山河的气力,带着蔬草猛长的气力,迎向你,抱过来。

骀荡,就是缓慢地展现景物盛美。春风骀荡,有力缓缓,巨大奔腾。春风一来,豆苗新生,芦蒿碧绿,荠菜小小,新韭出芽。人生1大快事,就是吹到春风想到吃。

而恰恰此时有的人开始犯愁。当你明白这愁绪是怎么回事以后,或许你也会觉得这愁绪的可爱。

八卦洲老太太告知我们,有句乡村俗语,“正二月里外家走,舍不得芦蒿马兰头 ”。

南北方的传统生活里,很有趣的接近之处,是冬季结束以后媳妇回娘家。早春时节,无需忙家务,回到外家探亲,想一想都觉得心情可以飞起来。南北之间,风异情同。

但是惋惜啊,一回外家,就会错过芦蒿马兰头这些春季野蔬的当令时节,到底是回娘家呢,还是再多吃两顿芦蒿马兰头呢……太愁人了。

这是一个江南人在说外地媳妇吧?(笑)

浓郁春季植物气味追求者,常常会用花生米拌生芫荽碎佐以麻油香醋,用小勺舀着吃,或开水焯一下枸杞嫩叶或马兰头,用调味料简单凉拌而食。

当这些暗涌而出馥郁薰然的野菜,从江边田间送到人们的餐桌上,一样一样变成荠菜鸡鲜肉香肠,凉拌马兰头,花生仁配芫荽,清炒野芦蒿,茼蒿汤,这一切的一切,可以让你心情骀荡,坐等各路花开。

我爱这浓郁的春季。

美国进口伟哥一瓶30粒 - 伟哥万艾可官方商城

万艾可治疗术后根治性膀胱前列腺切除的疗效

一般的伟哥多少钱

标签